过滤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在华接受治疗韩MERS患者痊愈中方承担所有费用

发布时间:2021-01-20 06:25:43 阅读: 来源:过滤器厂家

据韩联社6月26日报道,韩国保健福祉部26日表示,中国政府发送通知称,在中国接受治疗的韩国第10例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患者K某当天上午痊愈出院。

为保护个人信息,中方没有公开该患者具体出院时间和返回韩国时的航班号。据推测,该患者5月16日探望在平泽圣母医院住院的父亲(第3例患者)时感染MERS病毒。当时,K某父亲和韩国首例MERS患者住在同一间病房。K某5月26日经由香港到广州出差,5月29日被确诊,之后一直在广东接受治疗。K某曾一度陷入病危状态,经中方积极抢救和治疗,得以痊愈。

韩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当天帮助K某办理了出院手续。中方负担了该患者在中国接受治疗的所有费用。

相关新闻:

揭秘抢救MERS病人内幕:设备投入800多万元(图)

自从中国首日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在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后,他何时出院便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在被隔离治疗了近20天后,金某目前的状况究竟如何?昨天,惠州市卫生与计划生育局,惠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及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负责人悉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介绍了医治金某背后鲜为人知的点点滴滴。从金某被隔离后的半个月,为了对他进行紧急救治,仅购买设备,广东就花掉800万元。此外,医院ICU的13名医生50名护士全部围着他转。可以说,为了救治金某,广东全力以赴。

“要是在外面到处跑就麻烦了”

直到昨天,惠州市疾控中心主任梁立环还在紧张地工作着,他向记者回忆了当晚救治MERS患者的经历。

27日晚10时20分,梁立环接到了惠州市卫生计生局和省疾控中心的电话,说一名韩国的MERS患者的密切接触者从香港坐大巴来到了惠州。当时,他们只知道这名患者入住的酒店名字叫KD,他分析应该是当地的康帝酒店,赶到了康帝酒店,酒店确认有此人,但是按照发下来的通报,姓名和金某登记的姓名不一致,少了一个字母。梁立环马上通知外事侨务局,派了一名懂韩语的翻译,最终确定金某还在酒店,没有离开。

“他要是在外面到处跑就麻烦了。因为按照传染病防控,我们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控制传染源,把这个人找到,然后隔离起来。从收到通报,到找到金某,前后不到1个小时。与此同时,梁立环紧急通知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做好接收病人的准备工作。而从收到通知,到最终将金某送进医院隔离,只用了不到4个小时时间。

接下来就是紧急寻找密切接触者。“我们对照视频,一个个排查,当天金某跟谁说话了,和谁一起坐电梯了,谁接待的他,一个都不敢漏掉。首先就是判断他经过的路线,因为他从韩国坐飞机到香港,从香港坐大巴到沙头角,然后从沙头角再坐大巴到惠州,按照整个路线,再判断他接触了多少人,在香港那一块全部由香港那边的卫生署和卫生防护中心来判定,从沙头角到惠州,内地这部分就由我们来进行密切接触者的判定和追踪。”梁立环说。

7天锁定72名密接者

排查过程没有捷径,只有靠细致。得知金某去了当地一家东北料理店吃饭,工作人员就询问店家,细致到金某当时坐在哪个位置,周围有什么客人,服务员做了什么服务,离他距离有多远。经过周密排查,前3天,惠州市疾控部门就把大概90%的人都找到了。

最难找的就是从沙头角到惠州的大巴上的13个人,因为坐大巴不需要身份证明,大巴上又没有摄像,有些人中途又下车了,完全没有踪迹可循。起初只能发公告寻人。所幸5月29日晚上8时多,这两大巴的司机跑到中心医院说自己发热了,要住院,最终,根据大巴司机提供的线索,惠州市警方根据大巴的车牌号,经过3天昼夜不停的寻找,才找到了这最后的13名密切接触者。

密接者找到后,隔离地点的选择也成问题。“我们打电话给了好多酒店,一个个都拒绝,都像见了瘟神似的。后来没办法,政府只能指定了一家酒店作为密切接触者的隔离观察区。两家酒店的密切接触者则就地在酒店隔离。”梁立环说。

截至6月3日,惠州市疾控中心负责医学观察的66名密切接触者及2名留惠协查人员均未有异常报告,2次采样检测结果均阴性。根据惠州市关于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密切接触者集中医学管理指引,对医学观察满14天的,予以解除医学观察。第一批38名密切接触接者和2名协查人员于6月9日24时解除了医学观察,第二批28名密切接触接者于6月10日24时解除了医学观察。当地卫生系统一名官员透露,为锁定这些密切接触者,惠州一共投入超过200名人力。

直到昨天,坐在记者面前的梁立环才算松了一口气。“现在中国防控首例输入性MERS算是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吧。我们没有第二代病例,韩国连第四代病例都出来了,说明我们的措施是得力的。”

仅设备投入就800多万元

抢救金某,至今为止花费多少?省卫计委医政处处长张伟直言,医疗、防护、设备等直接、间接对病例救治的投入,从5月28日以来都没有考虑或者计算过。而据一位一线医务人员介绍,在过去22天中,仅金某的治疗费用就达到十多万元。

由于当地医院无法开展患者临床检验,广东紧急协调采购了一套血常规、多功能血气生化分析仪和呼吸湿化治疗仪送到惠州中心人民医院,专门用于患者的临床检验和开展强化氧疗措施。医院负压病房布局、压差达不到标准,只好不断购置新设备。为了防止疫情蔓延,对患者开展流行病学监测,还专门建立了一个P3临床实验室。惠州市卫生局局长许岸高介绍说,仅设备上的投入就达800多万元。而由于患者病情加重、MERS传播途径不明,医疗部门还紧急转移8名原住在ICU的重症病人,清空救治场所。

此外,至6月5日,省卫计委还调拨300套防护服、150个防护眼罩、4个消毒喷雾器给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加强医院人员的个人防护与院内感染的控制。

投入在金某身上的医疗资源和人力资源更是难以估量。在金某被确诊MERS后,广东第一时间派出临床专家,5月29日成立由钟南山院士担任组长的广东省中东呼吸综合征临床专家组,收到国家卫生计生委“就地隔离治疗”的批示后,建立临床专家轮值制度,每天都有专家从广州派出,除了两名ICU和院内感染专家常驻外。

截至6月2日,广东共派出9批次25名专家到惠州,就连年已八旬的钟南山院士也深入病房病区、一线研讨救治达4小时。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的13名医生,50多名护士,多数时间都在盯着金某。

惠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局长许岸高昨天表示,因为患者的病是新发生的,之前谁也没接触过,所以对一个病人做的检查都是单独的,只能对他一个人做的,对他的血清他的尿液的检查都是全部紧急购买新的设备来用的,可以说是“特供”,在这个过程中来研究该病的发展规律。如果是广东省居民患上重大传染性疾病,除自己支付部分医疗费用外,还可以按照医保比例报销,此外,还可以享受省、市传染病的救助基金的补贴,“但金某是外国人。”

金某何时出院仍是未知数

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ICU)主任凌云昨天向本报记者介绍了患者金某的最新病情。

凌云说,金某已连续十多天无发热症状,精神状态和胃口都良好,目前血液标本已经多天呈阴性,但痰液检测仍间中有阳性。金某在进入医院前患有比较严重的甲亢,所以他很容易情绪波动,抽血时也不是很配合,需要护士劝说。按照临床表现,到昨天,金某胸片肺部还是有阴影。

按照标准,必须在血液、痰液、粪便这三个标本检测结果同时两次阴性,才能解除隔离。所以,目前金某还不能出院。“他的排毒时间比一般人都要长很多,从前期症状算起,已经有一个月时间。究竟金某是个案,还是说这个病毒在体内存留时间本来就很长,我们还在研究。也很难说他体内的病毒完全排掉需要多久。”

而钟南山院士前天也表示,一般认为,经过两周左右的治疗病毒就没有了,但金某观察到20多天后他体内仍存在MERS病毒。金某已经连续6天没有发烧了,并于6月9日开始出现抗体,目前金某康复得较好。但惠州方面出于安全考虑,仍未就金某出院给出明确的时间表。

凌云说,当前,院方对金某主要采取抗病毒治疗,通过这种手段尽可能让他的免疫系统战胜病毒。“治疗方案参考了沙特等国外治疗经验,主要使用大剂量利巴韦林和α干扰素。患者两肺仍有较严重的肺部炎症,但尚无必要使用面罩吸氧,我们采取加压加湿吸氧的办法,观察到氧合状况还可以,吸氧情况下无明显气促,病情一直在好转。”凌云表示,目前来讲,很难说这种方案是否有效,“毕竟治疗了20多天,体内病毒还没有消除。”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一起来跳舞qq登录版

项羽单机游戏

梦幻仙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