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滤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继IT业清污后环保组织又发起纺织业祛毒行动-【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09:30:03 阅读: 来源:过滤器厂家

继去年为IT业清污之后,10月8日,国内42家环保组织组成的绿色选择联盟又发起为国内纺织业“祛毒”行动。环保组织希望通过消费者对最前端大品牌商或零售商的绿色选择消费,最终撬动整个纺织供应链去污。目前,近50家中外纺织品牌中,已有17家作出了积极回应,不过还有10家反应平淡,另外22家则无动于衷。

“我们选择与这些快速消费品的大品牌商直接沟通,是因为它们通常对消费者的反应会比较敏感。”公众研究中心(IPE)负责人马军称,绿色选择联盟将目标锁定国内纺织业,是因其一直是排污大户,它对中国日益严重的水污染的贡献,已排至前三名。

“通过纺织品前端的大品牌商或零售商的反作用力,或许可以直接推动整个纺织品供应链去污。”马军说,“毕竟消费者用脚投票,是最有力量的。”

纺织业6000条污染记录的背后

五彩缤纷的成衣,一向是时尚与前卫的标志,但成衣制作过程中尤其是布料染整环节造成的严重环境污染,却鲜为人知。

由公众研究中心编制的中国水污染地图上,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山东五省的水污染集中,其中不少由纺织行业产生。水污染地图所搜集的全国97000多条环境违法违规黑色信息中,6000多条来自纺织行业,占到近62%。

“不是我们在苦心寻找是哪个行业污染最重、最应该改进,而是它自己跳出来的。”长期经营并研究中国水污染地图的马军,对水资源污染数据相当敏感。

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占到全球市场的30%以上,纺织业也成为中国最大的水污染源之一。公开的数据显示,纺织业中,染整环节废水,占到该行业总废水量的80%以上,而纺织业集中的苏浙粤闽鲁五省所产生的染整污水,又占到全国90%以上。

今年下半年以来,随着阿迪达斯关闭了在华唯一一家自产工厂后,世界制造中心由中国转移东南亚、甚至非洲的声音一直存在。环保NGO却发现:在纺织业领域,真正转移出中国的是成衣制作环节,污染严重的染整环节仍会较长期留在国内。

“因为染整环节,属于资本密集型投资,一般固定资产投入大,轻易不会调整出去,但成衣制作环节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中国这方面优势正渐被东南亚等替代。”马军认为,眼下这种世界经济分工调整,显然让中国水环境依然面临巨大挑战。

《中国环境统计年报》曾统计过:2010年,在对国内39个工业行业废水排放调查中,纺织业年废水排放量达到24 .55亿吨,处于行业第三,排放工业废水量巨大。大量纺织废水中携带的氨氮、COD (化学需氧量),造成自然水体污染。

公众研究中心、自然之友、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等环保组织发现,在纺织业污染记录中,大量登上“黑榜”的纺织企业是一些知名品牌商或零售商的下游供应商。如为GUESS、POLO、MARKS&SPEN CER(玛莎集团)等知名品牌供应布料的浙江庆丰纺织印染公司,以及耐克、锐步、GAP等品牌的供应商———福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等。

挑战玛莎集团环保A计划

“能否通过产业链最前端的大品牌或零售商,来撬动供应链去污?”今年3月底,绿色选择联盟开始与中外知名品牌商或零售商进行沟通。“我们通过前期调研,梳理出环境超标违规纺织品制造商与知名品牌间的供货关系,然后向这些大品牌商的C E O发出信件沟通。”公众研究中心工作人员表示,邮件沟通往往是NGO走出的第一步。

邮件中,N G O首先阐明环保组织关注企业环境表现的初衷,列举出存在环境违规行为的疑似供应商名单,请相关品牌商或零售商帮助排查确认,希望他们能通过绿色采购,推动供应商改善其环境表现。

沟通是艰难的。尽管耐克、溢达、沃尔玛、H&M、Levi‘s、阿迪达斯、Burberry等少数大品牌商一开始就做出了积极回复,对供应商环境违规行为进行查询并推动解决,但绝大多数品牌商对N G O的邮件反应冷淡,或客气敷衍,或干脆置之不理。有一家大品牌甚至很傲慢地回复:我们不能回答来自学校、大学和专业人士等个体对我们业务模式的询问。

就连在环保方面一向高调承诺的英国品牌商Marks &Spencer(玛莎百货),这次表现也让NGO大跌眼镜。

已有百年历史的玛莎百货,是英国最大的跨国商业零售集团,在全球40个国家和地区共开设了1100家分店。2007年,玛莎百货推出包括100个承诺的A计划,使其成为全球零售商中最为耀眼的绿色明星。这些承诺涉及到零售商所可能面临的环保、社会和动物福利等诸多问题。今年6月,玛莎集团公开表示,A计划成功实施,其已成为“全球第一家达到碳中和的大型零售商”,“百分之百循环利用废物”。

NGO却发现,两家分布在浙江的印染公司———浙江庆茂纺织印染公司和庆丰纺织印染公司,是玛莎百货在华二级供应商,存在屡次环境违规记录。在多次与玛莎集团沟通后,NGO得到答复:“(所反映问题)可能会被解决。”

玛莎到底会不会促使其供应商改进?含糊不清的回复让马军一头雾水。今年9月,绿色选择联盟与浙江当地环保组织一起,联合对其两家疑似供应商环境行为进行现场调查。

在位于浙江绍兴市袍江工业区的浙江庆茂纺织印染公司,当地环保组织温州绿眼睛了解到,自2003年投产以来,这家工厂多次发生废气污染事件,屡遭当地村民投诉。与印染公司一河之隔的斗门镇唐头村,村民指着厂区正在排放的烟囱,称“每天都有臭的味道”,“味道重的时候,有孩子会流鼻血、头晕”。

另一家位于杭州萧山经济开发区的庆丰纺织印染公司,从2009年起,连续三年被当地环保部门亮黄牌或红牌。一位长年在河边打扫卫生的市政工人称,一旦河流水位线下降,就可以看到庆丰直接排向黑水河的大管子,排量大时还能看到翻出来的水花。让当地居民头痛恶心的工厂排放刺鼻酸臭气体的问题,至今依然没能解决。

“作为世界主要的服装零售商,玛莎百货没有对染整供应商进行严格管理。”马军作出如是判断。

“品牌商未能及时回应,可能也受到客观条件限制,比如回复时间有限、内部信息传递流程多等。”绿色选择联盟工作人员称,他们始终没放弃,一直在网络上对相关品牌的供应链管理进行动态评估,督促对方作出反应。

“绿色采购”的曙光

到今年10月份,绿色选择联盟的沟通反馈表上,原先大片的空白,正在逐渐减少。作出积极姿态的大品牌商或零售商增加至17家,并促使国内222家纺织行业供应商与NGO进行了沟通,其中33家还开展了环境整改的第三方审核。

阿迪达斯是最早将环境管理向材料供应商延伸的品牌之一,并着手推动供应商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坐落于广东中山市的中山国泰染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染整”),是阿迪达斯的材料供应商之一。与大多数印染企业一样,它自2001年成立以来,屡有环境违规行为,包括污水排放超标、得环保信用评级红牌等。

阿迪达斯曾给其下了最后通牒:能否顺利撤除环境违规记录,将直接影响到企业2012年第三季度订单。2011年底,中泰染整主动致电公众研究中心,表示就客户阿迪达斯的要求,将其2004、2005、2006年的环境不良记录进行说明。在品牌商和环保NGO的共同推动下,国泰染整目前已完成其污水处理厂的二期改造,日污水处理能力达到41000吨,是改造前的近7倍。

此外,广东溢达集团公司、沃尔玛、耐克、H&M、Gap等品牌也对绿色选择联盟,作出积极回应。

“服装生产过程的分包行为非常普遍,目前绝大多数品牌商最好也只能管理到自己的一级供应商,加上供应商也是多头供应,供应链清污模式依然面临着挑战。”马军对此并不回避,“我们希望在政府管理之外,让民间去推动纺织行业的供应链管理。”

去年4月,公众环境研究中心接到举报,称凯大综合纺织(苏州)公司(以下简称“凯大”)“一直偷排印染废水,严重污染周边环境”,且因环保局“执法不彻底,并无多大改善,老百姓深受其害”。此前IPE的污染数据库也曾多次录有该厂环境违规记录,IPE随即与N ike作了沟通,N ike明确表示将促进凯大整改。

今年5月,凯大接待了来自N ike委托的第三方环境监督机构。原先的污水泄漏问题已得到解决,但凯大纺织对第三方机构所提出的“进一步提升其污水处理能力”、以及“对已污染河床进行清理”的要求,没有做更进一步的改进承诺。最终,它未能通过第三方环境整改审核,N ike也因此停止向其采购原材料。

“通常一家印染企业要为诸多品牌供货,‘东方不亮西方亮’,它总有新的选择。”绿色选择联盟搜集到资料表明,凯大纺织同时还为彪马、安踏和迪士尼等品牌商供货,但这三家品牌商至今没有针对凯大纺织污染的问题,作出任何推动和说明。

“要应对纺织供应链上游存在的严重污染,仅靠几家负责任的品牌商或零售商,显然难以做到,我们更需要的是一个行业的转变。”马军称,在目前国内染整行业外部环境监管不力、行业水价严重偏低、以及民间组织公益诉讼艰难等诸多情形下,接下来,他希望更多的消费者做出选择,“每一个选择,都将是在为时尚产业清污。”

酒类商标可以用多久影

听说扩弓做牙齿矫正有可能会让脸变大

福建桩友经过长时间的